tiantianbuhuaqian

一个影迷朋友的不正规影评

大灰狼的宝贝兔:

是心疼我们大佬的,跑了那么多场宣传,还是第一次参与出品。可是再多的人为你的付出和真心不被认可而心疼,似乎也没有用。我们都不是小朋友了,真心捧出去被扔地上也都不是第一次经历了,以后也还会有。正如,明知道心疼你没有用,我还是会心疼,明知道你看不到,可还是想说给你听。瞧,都是这么傻。


 




致《英雄本色2018


 


这部电影的主创大概不仅轴,还傻。改编英雄本色,胆儿有点肥。自己都说了,钱是英雄胆,可你们有那么多钱吗【仓哥一脸】?所以这部电影,从开始立项,就冒着极大的风险吧,毕竟对于“把偏见当自然”,“我们”也已经“习惯成自然”了。票房的事,我一个小屁粉丝操不了那么多心,又不是壕,从上档到下映,每天一刷,顶多也就这样了。可是,害我流了那么多眼泪,这笔账要怎么算?


 


 


周凯,我想对你说


 


周凯,一个有且仅有一只小弟的大佬,从你出现的第一个镜头,就让我忘了王凯这人,一忘还就是快两小时,作为他的野生老婆,我很想抽自己。大佬你牛B,膝盖什么的如不嫌弃拿去和猪弯弯一起炖了补补吧,最近跑宣传辛苦了。可是,周凯,你注定是靠不了岸了……


 


其实算不上什么大佬吧,船员出身,一路混上来,从“弟弟家”的装修装饰风格来看,他老爸原来应该也是个海员。而按照地域和弟弟口中他出海的时间,是跑远洋的,高中都没毕业,英语不过关,虽然开船的样子也挺撩的,但考虑到修理小艇的身手,他大概是混轮机的,说白了就是船上的修理工,工作环境极差,闷在机舱里,暗无天日地闻着机油味,时间长了还听力受损,不晓得你混上个老轨没。小时候不仅淘气,还浑吧,天天被老爸揍,揍疲了,就跑了,天大地大,何处不为家。可你大概很久之后才明白,再大的船,扔进海里,那种无依无靠的感觉,就像一个人独自面对宇宙,必须强迫自己麻木,否则吃不下那么多的孤独。


 


“盗亦有道”出自庄子,有人曾说这四个字太儒家了,老庄到底搞不赢孔孟云云。虽然你只是个在老大手底下搞承包经营的分支线大哥,但“圣勇义智仁”这五个字,你是占全了。可是讲原则这事儿吧,从来都需要代价,你赔上的似乎多了一些,而且,最后也并没有成为一个“大盗”。挺冤的。


 


 


是什么让你最终也靠不了岸呢?


 


看见片里反复出现的海鸥了吗,它虽然飞不了太高,但羽毛中间那根管里也不能灌铅,否则那点高度都飞不起来。可你就像一只双羽灌铅的海鸟,浑身软肋,结果被捅了个乱七八糟。


 


通常来说,一个你这样身份的人要想坚守底线,你拥有的资源必须能匹配你的坚持,或者退一步,降低你想获取的东西让自己卑微。可你既风生水起地控制着整条日本线(掌控资源),又拦着别人发财(坚持原则),还左手亲情右手爱情,外加全程开了同乡外挂的“狠又敢”牌小弟。长得帅也不能这么气人啊?于是,矛盾以摧枯拉朽的方式暂时解决,除了你的头号迷弟,你几乎失去了所有。很想问你,站在那个生了锈的龙头下面,水劈头盖脸浇下来时,是孤独多一点,还是痛苦多一点?


 


除了“黑社会”等特殊的人际圈设定,似乎从秦开始的主流社会就逐渐放弃了对“复仇”的赞美,《刺客列传》大概算个句号吧。老爹被害女人被抢,自己当了三年D8451,可这个仇,你真没打算报。因为你想靠岸,为了弟弟,也为了你自己。不是不可以继续漂泊继续斗“智勇狠”,可那种滋味你已经尝透,当一切都不可逆转而负累和牵绊仍在的时候,即便有着“正义性”,即便被赋予某种期待,你也必须熄灭复仇的烈焰,哪怕烧得自己五内俱毁。


 


老爸曾指着黑屏了的电视机问你“那后来呢”,你一定是想告诉他,后来,他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


 


可命运不怎么爱跟我们大家讲道理。你是没了日本线的资源,也没了让人觊觎的女人,可你还有个能利用的警察弟弟,而“凯哥”还剩余那么点碍眼的象征意义。所以第二轮摧枯拉朽更狠,是无解的。其实阿超比你聪明,他提出的建议还是有可行性的,离开这个城市。可离开这个城市,即便安稳,但在你眼里,也不能算是靠岸。你只是想在这座有记忆、有家或者说曾经有家的码头靠岸。这个要求,算高吗?


 


马柯说自己只想要简单一点,认准的事就要干下去,阿仓和皮筋只认钱,他们的世界逻辑都很简单。可你的世界始终复杂。


 


你老说别人爱逞英雄,我猜你才是最爱逞英雄的那个。只是,你从来都是暗搓搓地逞。别说你从来没想过当英雄,别说你从来没在英雄的感觉里陶醉过,可当你意识到“英雄”两个字的本质时,你大概只剩下义无反顾一条路可以走了。“英雄”,是个彻头彻尾的悲剧词汇,从古至今概莫能外,它是靠血浇筑起来的,是靠海那么辽阔的孤独滋养着的。当你把阿超的另一半手铐环在自己手腕上,你似乎在世俗性地成全弟弟和自己,但我相信,你也一定领悟了,英雄永远无法靠岸,因为,英雄自己就是岸。你也算死得其所,对吗?从这个角度讲,也许我不该为你流那么多眼泪。可是,你的眼神和动作,那么多的细枝末节,举重若轻的隐忍与明暗,每一次,都像一把刀,精准地戳在我心上……


 


人们都爱英雄,可没人愿意承担当英雄的代价。当英雄出现的时候,人们围观,人们感叹,然后便各自散去。也许英雄的命运都是天赋的,这么想想,才能释然。


 


如果有下辈子,从一开始,就去卖鱼吧。我不想看着你当英雄,只想让你靠岸,让你幸福。


 


 


丁晟,我想对你说


 


你当导演之前开过出租吗?这年头,导演副导演的都兴自己玩客串是吗?还给不给人家群众演员活路了,啊?


 


说真的,谢谢您!连带着范川那茬,谢谢!听他说着“您能正规点儿吗”,其他人在笑,我特么却哭了。一路走来,大佬太不容易。


 


影片当然不完美,不是单凭让人感佩的勇气就能拥有一切世俗的和自我的,成功。在我看来,它有瑕疵,但挺好的。好在实实在在逻辑严谨呼应到位的故事结构,好在对人物精准的把握和塑造,好在煽情却不滥情的对经典的致敬,好在你个糙汉有着的一颗深沉却温柔的心。缺点在于,个人认为,留白不太够;部分段落台词太满、太赶;配乐太多,个别地方有点浮。


 


你似乎就是想拍一个“过时”的故事,人为做旧的手艺挺不错的。因为你明白,有些东西,其实永远都不会过时。


 


 


郭晓然,我想对你说


 


自从演了曲连杰,你每次出场都要自带一股“貂”气是吗?以后道具老师再给你那样式儿的貂儿,咱坚决不穿!!!


 


 


其他为这部电影付出过的所有人,想对您们说


 


作为一个普通观众,只有资格也只是想,说一声,谢谢!【鞠躬】


这是一部好电影。



【很务正业系列】《英雄本色2018》:一个背挺得很直的人

美人赠我糖葫芦:

凯哥有多帅啊,听我给你吹!




翻拍经典,从来都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既然顶着“英雄本色”这四个字,难免要被观众拿来和86版对比,这是很自然的事情。无论是叙事节奏、剪辑风格、演员发挥、场面调度乃至枪战设计,似乎都在原版的映衬下显得有些黯淡无光。但客观来说,这是一部达到翻拍及格线的电影,本土化做得不错,至少不会让你看到一半就想找导演退钱。缺点肯定有,闪光点也不少。不过有意思的是,我在豆瓣的一星短评里看见最多的吐槽是:“哪儿找的这三个男主,一点都没演出硬汉的感觉(大意)。”


那么,“硬汉”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或者进一步,香港警匪电影中的“英雄”究竟该如何定义?从邵氏的武打片伊始,到吴宇森的《英雄本色》正式将英雄片推上类型片的高度,香港电影中的英雄们统一以兄弟情为最高信念,以礼义忠信为行动纲领,不惜豁命去维护朋友手足,而将试图挑战这一价值观的任何人都要归属到恶人的阵营。八九十年代港片里的英雄,身上带着的其实是梁山的印记。他们通常出身黑帮,在个人朝不保夕的动荡生活中,所可凭恃的除了江湖规矩便是兄弟情义,于是他们视金钱如粪土,视女人如浮云,因为金钱和女人无疑是兄弟情义之大敌。几乎所有的英雄片的架子都是在这三者的博弈中搭建起来,不同导演各有侧重而已。


这种语境下的“英雄”,和“强人”形成了有趣的对照。甚至,类型片拍到后来,英雄和强人就变成了一回事。他们对生命抱有比常人更强烈的焦灼感,因此也比常人更渴望兄弟情来作为救赎。观众一方面爱看他们美人在侧挥金如土快意恩仇,这是代入感——“我也可以像他一样”;另一方面,观众也不可遏制地喜欢看英雄被侮辱被损害,大部分的英雄电影演的就是“英雄受难记”:英雄的血仇有多深,中途有多惨,最后大仇得报就有多痛快解气。观众热爱“硬汉”, 热爱的是鲜血淋漓的生动姿态。


所以对《英雄本色2018》的不满,全都变成了对主角不够硬汉的攻击,说白了你还摔得不够惨杀得不够狠血雾喷得不够猛,无法满足观众的代入感和诋毁感。而我恰恰觉得,这部电影最好的地方,就是导演和演员都没有刻意突出所谓“英雄气概”。


在影片里,周凯最风光的时候也只不过剃着寸头,留着胡渣,穿着甚至有些土气的大衣,身边跟着一个忠犬小弟。出狱后,嗯,大衣更土更旧了。周凯这个人物有趣之处在于,无论境遇如何变迁,他始终保持着脊背挺直的姿态。原版狄龙饰演的豪哥出狱之后,背总微微驼着,独对夕阳,有苍凉意。细究起来,周凯和豪哥的角色本不相同,实际也没过多比较的必要,只不过观众天生就有比较的热情。豪哥的沉落更甚,冤仇更深,绝望更重,除了激烈的战斗和悲壮的死亡外无法可解,好在导演总算手下留情,用小马哥的献祭换来了和解。而周凯这个人物的调子要稍微明亮些,他的牵挂太多,多到仇恨得先让位。他必须先挺住了,必须在废墟上恢复生活的秩序,尽最大的努力让他爱的和爱他的都得其所。所以,他明知要面对弟弟的愤怒仍要去跪别父亲,砰砰砰三个响头,是他对过去岁月的告别,也是一段无言的允诺——从今之后,我要活得更像个人。进门之前悄悄在垫子上蹭掉鞋底灰尘是我在全片中最喜欢的细节,观众得以窥见周凯长久沉默中的一线缝隙,令人心酸的温柔。


周凯并非在枪林弹雨中风衣翻飞手持双枪杀出血路的那种典型港式英雄。他的姿态要更低,生存的欲望也更强。重新在社会上立足的努力甚至还带了点诙谐的意味,毕竟算是曾在江湖上混出了点颜面,为生活劳碌奔波时还是跟你跟我跟所有人一样的手忙脚乱。几次的徒劳无功后,周凯不死心地再把鱼饵抛下去。那条鱼来得太晚,可它终于还是来了。后来蝼蚁般的奔忙中,他也是真心觉得生活可以过下去,人生还值得再珍惜。


当然,影片的情节发展要求必须陷主角于危局。花了三十块进电影院,谁要看你卖两个小时的鱼嘛。后半段的节奏很快,一路狂飙到最后的码头枪战,大概是要向原版看齐。只不过原版里的布局也松散,港片往往小情节精彩,大的框架没法细究,全凭一股血勇撑住。观众心潮澎湃,爽够了大家谁还计较主角为什么不早点报警的bug呢。要是那股血勇没撑住,那影片的整个逻辑就显得尴尬。虽然本来英雄片要成经典也未必非要那么确切的自圆其说。


坦白说,影片最后的枪战并不尽如人意。原版的风流学得欠些火候,缺陷却老老实实都保留了,还比不上先前拳拳到肉的打戏。枪战的局限其实很多,它要求距离,观众又很难在电影中捕捉子弹痕迹。人是血肉之躯,你总不能让人身中数弹以后还爆种开挂,浪漫过头也就变成了滑稽。但是角色啪啪几枪被打死了,又实在是不够爽。所以枪战戏考验导演的场面调度能力,最要紧的是什么?姿态漂亮啊。原版最后的决战成为经典,就是姿态实在太漂亮。多么沉重的死亡,导演用慢镜头一带,血花都变得轻盈飘逸。而这部影片里的枪战未免显得儿戏了些,反派的几句台词有智商下线之虞,画蛇添足。


在结尾处,警察作为更高权力的象征取代了三兄弟成为最后的终结者,而不再像原版那样只是作为旁观者存在。或许,导演想要表达的并不是反派一直挂在嘴边那句:“有钱的才是英雄”,要是最后的落脚点只是如此,又何必费尽心思讲这个故事呢。


逞英雄已经过时了。过时之人,没有生存的余地。


我将这部电影理解成导演一次私人的献礼。是对已经过去了的容许野蛮生长的旧时代的温情的回首,也是对那些生命轨迹因为痛苦而深刻的古典式英雄的挽歌。


不知何时开始,文明一夜之间降临,野蛮消失无踪,那些粗糙的英雄们不能飞天遁地,也就失去了做荧幕主角的资格。


英雄最后的剪影,是旧时代那本日历上的毛边。故事都已经说尽,有人肯回头看一眼,挺好。


王凯对周凯的演绎可圈可点,演员和角色互相成全。两个背挺得很直的人,没有颓丧的暮气,有的是坚定。他的眼神里有故事,悲欣交集又不过分,我真喜欢这个分寸。


能回头的是英雄,不能回头的是时代。时代的潮汐涨落有序,但英雄们只有一个选择:上岸。在漂泊与靠岸之间,是英雄的受难。


而周凯,终于在时代退潮之后离开了那艘承载过他幽微荣光的小船。


他只带走了他自己,他是他自己的旗。



Flying:

条漫(图长慎)+小剧场,改编自 @潇洒的胡椒面君 的脑洞(不会找微博博文的链接地址OTZ,索性把浣总的博文贴过来):

“遥远的南极有一群小企鹅,他们在清晨的闹铃中醒来,洗脸梳毛,戴上最好看的黑色领结,踏着熹微的晨光出门。他们排着队在码头登上远航的轮船,在海上漂流若干天,然后转飞机,转火车,转地铁和公交车,终于穿过无数皮鞋和腿,来到城市里的一家电影院。漂亮的小姐姐早就站在门口,给小企鹅们发放了电影票和应援,小企鹅抱着在柜台上买的小鱼干,“波叽波叽”地走进放映厅。
然后电影开始了,屏幕上闪出“英雄本色2018”的字幕,一只小小企鹅指着屏幕上的王凯说:“妈妈上次那个人跟我们一起玩滑梯呐。”
小企鹅挥挥翅膀,往小小企鹅嘴里塞了个小鱼干。”